鹏途职场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访谈/活动 >

吴晓波:未来几年在中国赚钱并不会很难

时间:2016-01-24 15:52来源:新华网思客 作者:云间 点击:
我是一个研究经济和研究企业的一个人,长期去一线跑,我能够和大家讲的事情,还是产业的问题。36年来,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波动就像一个不断成长的人,由一个非常贫穷的穷小子变成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我们的很多财富都是在产业波动中不断累积的。 这些年

我是一个研究经济和研究企业的一个人,长期去一线跑,我能够和大家讲的事情,还是产业的问题。36年来,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波动就像一个不断成长的人,由一个非常贫穷的穷小子变成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我们的很多财富都是在产业波动中不断累积的。

 

这些年的需求出现了一个情况,就是巨变。从去年开始,很多60、70后的朋友会和我见面,问我,“晓波,你发觉没有,最近一两年开始,这个世界好象变的非常的陌生”。我们原来非常熟悉的商业模式在改变,原来非常熟悉的盈利模式在改变了,甚至有一些我们非常熟悉的消费者,现在突然间变得非常模糊。

 

现在中国的中产阶级,有很多是企业家,这些人都是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经济成长的获益者,今天确实有很多的迷茫。 一个国家的经济由两部分构成,一个是宏观经济波动、政策波动。第二个是我们眼前和我们从事的这个产业在发生什么变化。如果把宏观当做天,把产业当作地,2015年的今天,大家有没有感觉现在已经改天换地,很多行业变得非常陌生,宏观政策变成什么样了?

 

未来几年在中国赚钱并不会很难

 

今年四月份的时候,有经济学家们指出,2015年一季度是2009年以后经济形势最差的时间,进入到一个新的低点。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数据大概是过去五年来比较差的,整个经济的宏观形势叫通货紧缩。

 

所谓通货紧缩,就是现在所有的制品从房子开始,到一瓶水,到家电,到汽车,到房产,全部产能过剩,老百姓不肯花钱。一旦通货紧缩以后,第一,整个产业波动,产能过剩,第二,失业率大幅度提高,国家就会变得动荡,经济问题会上升为政治问题。

 

到了五月份的时候,资本市场疯掉了。结果到了六月初到了5100多点的时候开始往下走,走到上个月初,人心惶惶。人人都在问,股票会不会跌到2000点?当时我告诉大家别慌,为什么别慌呢?我在全国各地跑企业,看到了一些情况。

 

中国很多的实体企业的老板都在想怎么样转型,你跑到北上广、南京,每一个酒吧、咖啡厅里面,你看到的80后、90后都在谈怎么样创业,你跑到马路上到处看到脚手架,一季度二季度经济没有好到哪里去,但是也没有坏到哪里去。资本市场怎么可能崩掉呢?

 

为什么我们会对宏观经济有了这样的一些判断,这些判断都来自于我们在一线,每天去看企业,每天去看一些区域经济的发展,每天去看一个城市的不动产价格的变化,看这个城市的厂房租金怎么样,你看到的实际情况就和你的财富有了关系。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情况。

 

钱有可能在什么地方?我并不认为在未来的几年内,在中国会赚钱很难赚,未来几年内,中国仍然是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之一,我们只是自己和自己比很困难。1978年到2014年,中国的年均GDP增长9.7%,现在已经到了7%左右,连续降低,而且这个会是新常态。如果我们从产业角度来看,在过去36年来发生了什么,钱在什么地方?

 

36年来,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行业赚到不同的钱,中国30多年的经济发展,就像南京的长江一样曲曲折折,不同的时间点钱在不同的地方,大波段看是这么一个格局。

 

中国经济由吃、穿、用向重型转移

 

我认为1978年到今天,中国经历了三次长波段的产业链,第一个时期是1978到1997年,钱在三个行业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。这20年里,是短缺性的经济,那个时候家里都有一个抽屉,抽屉里的小本子,有很多的票据,布票、豆腐票等等,这就是票据经济。

 

中国是1993年开始取消票据。1997年底的时候,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要摆脱成本依赖,要转型升级。今天听到的转型升级这四个字,第一次出现是1997年底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。在97年的时候,除了中国国内产能过剩以外,亚洲地区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事情叫东亚金融风暴,整个亚洲地区全部垮掉了。98年的时候,中国出现民营企业第一次大规模倒闭浪潮。

 

当时和今天面临同样的问题,就是通货紧缩、产能过剩。为了把风波拉出泥潭,1998年中国有了三个产业变更,第一,把房地产这个老虎从笼子里放出来。中央政府取消了福利分房,全国普及按揭贷款,那时起中国金融到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房地产的黄金时期。中国的房价开始涨,老百姓把一辈子的钱拿出来买房子,买了房子以后要买所有的东西,带动了和房地产相关的60多个行业。第二,中央政府逐渐取消了外贸限制权,第一次出现了“中国制造”。第三,中国政府发布了六千亿国债,开始修高速公路。修高速公路的时候,地方政府把土地从农民手上买过来卖给开发商。所以,我们说城市化建设是1998年以后,中国经济由吃穿用的产业经济结构开始转型。

 

我们常常讲的三驾马车,叫做消费、出口和投资,就是在1998年形成的。当这三驾马车形成之后,中国的整个经济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钢铁、水泥、能源价格开始大规模上涨,中国的整个产业经济向重型转移。做煤矿、不动产的,在长江上下游开水电站的都赚了大钱。

 

中国非常意外地出现了一个非常新兴的行业叫互联网。我研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发现今天中国的很多著名互联网企业,比如说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百度、腾讯、阿里、360、京东、盛大,全部诞生在1998年的二季度到1990年的四季度。这一波企业家的年龄,最大的是1964年的马云和张朝阳,最小的是1974年的刘强东,他现在已经和90后打成一片了。

房地产这一拨的老板基本上是1945-1965年,互联网的是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的这一拨人,而80、90后是第三拨人,未来会把第一第二拨集体的干掉。

 

最大的问题是成本优势没有了

 

第二波段以消费出口投资为波段,统治了中国经济16年,在这三个领域里面积极努力的人都赚到钱了。今天很多我认识的老朋友们觉得很困惑,因为今天我们面向未来看,钱在哪里?整个资产,整个产业进入到了新的迭代状态。我认为钱在这四个地方:新实业、新消费、新金融、新城镇化,这四个行业将统治起码十年。这四个行业的发展和原来第一个周期的吃穿用行业,和第二周期的消费、出口、投资有什么区别?

 

当年的吃穿用和出口、消费、投资,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。当年的每一个行业都是空的,你只要冲进去就可以赚到钱。冲进去靠什么呢?靠两件东西,一个是成本优势,只要能够很低的价格拿到土地,偷漏税收,形成庞大的优势。过去36年就这么走过来的。

 

今天之所以很困难,最大的问题是成本优势没有了。我前两天去富士康做调研,过去五年里面,富士康年均工资增长13%,最大的代工是苹果,未来在中国五年内,富士康要做一百万台机器,替代生产线上的生产产能。我们还能够很自由的偷税漏税吗?很困难,政府也很缺钱。我们还能够任意污染空气吗?不能。

 

过往的一个从无到有,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,一个投机主义、冒险为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未来的都是“新”,说明中国未来的十年变革是建立在存量的上面,全世界能够想象得到的。过去中国在全球制造业比重超过了美国,今天中国所有做制造业的老板,整天惶惶不可终日,规模越大越麻烦。消费产生变革也非常的厉害。三年前人人讨论万达模式,万达上个礼拜宣布万达百货34家被关掉,你能想象三年前大家都在学万达模式,现在万达模式却老化了。

 

未来三到五年,互联网金融势不可挡

 

金融业的变革是最大的。回想一下,2010年的秋冬天,全中国最好的金融脑袋讨论中国银行业的未来会怎么样,有一个词从来没有从银行家嘴巴里面出现过,这个词叫“支付”,变革的是一个叫做马云的人。因为冲击太大了,去年12月底的时候,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1600家,现在已达到2800家,未来三年五年内,这个浩浩荡荡的互联网金融是不可阻挡的,没有人挡得住,整个金融业都在发生变化,未来银行可能回瓦解。

 

我在想有未来有两件事会发生。第一个,在我们的有生之年,我们一定可以看到这个国家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。第二个,我们会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批活过一百岁的人。我去了美国斯坦福,又去了深圳和华大基因的科学家探讨,我相信我可以活到100岁。我还可以活40到50多年,如果未来这个世界和我没有关系,等40多年的死也是件很痛苦的一件事。

怎么能够跟上这个时代的变化?给大家讲四个正在发生的变化。

 

变化一,从“成本+规模”到“互联网+”。

 

先说张瑞敏,他应该是那代企业家里面进步最快的。在过去两年里,海尔裁员2.6万人。现在80、90后朋友去哪里买家电?一号店、京东、天猫,所以他说要坚决地变革。上个月我在海尔两天,访问了六个部门。今天的海尔薪资级别只分三级,第一叫平台组,第二叫小微组,第三叫创客。而中国现在制造业分三级公司,一个叫海尔,一个叫小米。

 

IBM前总裁郭士纳曾说张瑞敏是她们这一代当中最勇敢的,他们已经不敢那么干了。我问张瑞敏怎么看外界对你的评价,当时,他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张瑞敏说,如果我再管别人怎么想我,我就不改革了,我退休了,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家电企业了。

 

青岛一个小姑娘,1979年出生,在过去的两年里面,张瑞敏到她的企业去了9次。这个姑娘在青岛做了一个服装厂,她是二代,她爸爸的年龄和张瑞敏差不多,原来是做西装外贸的,外贸垮了,她在她爸爸的工厂边上另外做了一个工厂。

 

我说我要做件西装,小姑娘派人量我的身体,采集了40多个数据,把这几个数据扔到她的生产线上,一个礼拜以后她的生产线只给我一个人做西装,她每天可以接3000个这样的单子。这个小姑娘在做第一个现在很流行的事情,叫互联网+。

 

互联网+的工作把生产线全部个性化,可以为一个人定制。张瑞敏去了9次,现在买海尔的洗衣机,已经可以定制面板的颜色,洗衣桶的容量。张瑞敏和我说,光搞互联网+不行,还要升级。海尔在研发一个洗衣机不用水,叫无水洗衣机。

 

在未来的几内,我认为传统的制造企业,不管做什么,中小型企业的80%会破产。未来五年内,中国制造业的淘汰会非常非常惨烈,产业逼着大家改,地方政府逼着大家改。

 

五年后再有机会和大家讨论中国制造业问题的时候,有一件事一定会发生,我们再也不会讨论互联网+了,互联网+将不再是一个问题,因为所有的制造业企业全部完成了互联网+的改造。没有完成的也没有机会了。现在所谓的80、90后创业,就是一个新的过程,新的制造模式对旧的制造模式的一次彻底颠覆,会彻底地改变。

 

变化二,从屌丝经济到中产崛起。

 

长期以来,中国做制造业的朋友有一句话叫价廉物美,中国的消费者认为,我能够花很低的价格可以买到很好的东西,有可能吗?天下从来只有买错的,从来没有卖错的。

 

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在发生,中国第一次出现了一批理性的,愿意为高性能产品买单的中产阶级。什么叫性能爱好者?他了解商品,他愿意花好的钱去买好的商品。我们做企业的一生的梦想是什么呢?我认为好企业就是我用我的心力提供了一个商品,这个商品有一个好的价格,好的价格会有好的利润,有好的利润,我会把利润拿出来一部分进行好的研发,好的研发继续有好的商品,通过好的价格、好的利润、好的研发,全世界的好企业都是这样生存的。

 

80、90、00后,他们很了解商品,他们不相信广告,他们相信口碑,同一个消费阶层人的口碑。他们非常了解商品,他们是月光族,他们愿意花很多的钱在自己身上。

 

中国出现了两拨市场,一拨叫屌丝市场,一拨叫理性市场。特别有钱的人很少,特别没钱的人也很少,这个国家是稳定的。我认为中国现在出现了服务经济的升级时期。

 

我们现在卖不动产也好,卖商铺也好,基本上面对着中国中产阶级,得靠高性能、靠服务、靠硬件和软件、靠理性的诉求来打动这些人,靠硬广告、靠噱头、靠题材,已经没有办法打动这些中产阶级了。

 

变化三,从大众消费到圈层经济。

 

小虎队的流行是中国第一次进入男士消费时代,现在TFBOYS是中国百度热搜榜排名第一位。他们如果下个月在南京举办一场万人演唱会,猜猜票会在多长时间之内卖完?我请教过一个娱乐界的人,他说最慢大概15秒,最快2秒。

 

而且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,有钱也买不到票,因为他们有几百万的粉丝,通过组织化的方式,在贴吧、在部落、在朋友圈把票已经分割完了,你再有钱也买不到票,他们也不需要你进到他的会场里,因为你不属于他们的阶层。这就是今天中国新的消费,叫小众经济。

 

商业机会在哪里?未来的商业机会是我们将失去大众品牌,大部分的中小企业所服务的只是一个特定的人群,这个特定的人群会垂直打通。只要服务这些人,只要在这个族群中形成品牌理念,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小而美丽的优秀企业。在一个特定的族群和消费族群中打穿做透,为他们提供服务,这是中国现在消费社群最大的变化。

 

中国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社群经济时代,太多的价值观,人群切割变的非常的重要。有的时候不需要外面的人。只要形成一定的价值观和一定的属性,为一定的人群服务,你就能形成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。

 

变化四,由产业资本时代进入到金融资本时代

 

这个可能对当前的中国中产阶级是最关键的。我们今天所经历的这一轮资产泡沫,应该是近十年来最大的资产泡沫,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比较良性的资产泡沫期。经过这次的资产泡沫,中国整个的财富分配模式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。

 

未来的每一个企业,所提供的每一项服务、每一个消费都可以被打包成一个证券产品在市场上进行销售,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。

 

从今往后,作为中产阶级的变化非常大。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形成一个复杂结构,而且我们非常的陌生。资本市场的结构越来越复杂,产品结构越来越复杂,未来在中国地区做企业的人,一定要知道一件事,第一,必须要做好企业。第二,要尽快让企业证券化。

 

我们要怎么拥抱这一轮的金融资产泡沫周期?在资产配置中进行多重资产配置,到信托,到基金。一定要让自己的资产迅速滚起来。这是我们在未来的新十年将要看到的变化,就是整个财富的创造模式在发生变化,资本和资本杠杆,在未来财富波动中的效应会急剧的增加。

 

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

 

最后,我有两个结论。第一个结论是把未来交给80后。今天在中国做企业,你的中高管层里面,如果80后的比例低于30%,你就是一个非常老的企业。你干的第一件事必须要洗盘,让听得到炮声的地方都是80、90后。

 

今天中国很多像我这样的上半场走过来的成功者,我们一定要把一线交给80、90后,我们干吗呢?我们去寻找那些最值得托付的孩子,我们所有的经验是看人,是对风险的规避。我们未来不是自己去打仗的,而是我们找到年轻人,让他们替我打仗,我们给他钱、给他资源,帮助他规避风险。所以世界在今天到了一个托付的时候,托付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退出战场。

 

第二个结论是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。人活在地球上最大的资产是钱吗?不是钱,是我们的生命本身,我们的生命本身是我们最大的资产,我觉得人活一世一生都在赚钱,是一件特别可悲的事情。我们要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。我这句话写给我女儿,也写给我自己。

 

今天的孩子,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爱好去走自己的人生,千万不要用我们的价值观,用我们的理想拷贝到我们的孩子身上,他们不需要重复我们的人生,他们从一个富足走向一个更大的富足,他们这一代有机会浪费自己的生命。

 

我对我们这些人讲,我们一辈子不需要天天去赚钱,我们应该有时间去看好的电影,去日本看看樱花,去买一个好的房子犒劳犒劳自己。

 

我们赚的钱干吗呢?就是我们要吃好点住好点玩好点,把世界交给80后。我觉得我们没有人可以拯救我们的资产,谁可以拯救?第一,我们一定要不断的进步,跟得上这个市场,第二,我们必须要认命,不同的年龄干不同的事情,第三,我们要学会花钱。

(责任编辑:云间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